这是一张大网。

    以天晶战星为主枢纽,数百个神族的驻地为节点的巨网。

    这张网,弥天极地,笼罩了整个姆大陆,隔绝了姆大陆和外围虚空的一切联系。

    日、月、星辰,还有对一方世界来说最为重要的鸿蒙混沌能量,全都被这张用异类天道法则编制而成的大网,彻底的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每隔几年、数十年,诸神们会按照他们和人族当中,奉他们为主的败类、爪牙的约定,将这张巨网短暂的开启几天,让日月星辰的光芒透进来这么一丁点儿。

    那几天,就是被逼住在地下岩窟世界中的人族子民,歇斯底里、近乎疯狂的冲上地面,为还在母胎中的子孙后代们,争夺星光沐浴,奠定修炼基础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为了沐浴这一丁点儿日月星光,地下世界的人族部族们,每隔几年,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地面世界,那些由人族构成,却服从诸神命令的神国,疯狂的剿杀,疯狂的镇压。每一次的星光沐浴的机会,都是一场血腥的盛宴,放在餐桌上的,是人族的血和肉。

    巫铁已经摧毁了数百神族驻地。

    他这次回到天晶战星,彻底关闭了天晶战星中正在运转的,最大的那个神阵枢纽。

    天晶战星骤然亮起,在天晶战星庞大的表面,一枚枚直径百里的硕大神符骤然一亮,然后缓缓黯淡。一根根原本肉眼看不到的,粗达百里的神光同样在无垠虚空中亮起,然后缓缓黯淡下去,最终化为无数流萤一般的光点飘散。

    巫铁离开天晶战星,站在了无垠的虚空中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漆黑,姆大陆彻底陷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没有太阳,没有月亮,没有星辰之光……这些日月星辰的光芒,原本就是这张巨大的网,用神术禁制,从封印之外投射过来的幻象。

    大阵停止了,幻象也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巫铁站在黑漆漆的庞大空间中,他能听到、感受到姆大陆上无数人族的惊呼声,更有胆小的孩童看到天空突然暗了下来,日月星辰都瞬间消失了,无数孩童在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两枚剑印从巫铁头顶冲起。

    阴阳道人、五行道人、沧海道人从巫铁身后闪出。

    六道分身‘呵呵’轻笑着,从巫铁身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巫铁突破到‘神帝境’,三尸分身的修为水涨船高,短短时间内,已经追上了巫铁。

    六道分身的修为弱一点,但是在巫铁这本尊的带动下,他们也达到了尊级的巅峰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按照三才方位,站在了巫铁身边,然后庞然的法力剧烈的波动着,不断注入了巫铁的身体。

    四周有低沉的雷鸣声传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无形的封印巨网在蠕动,在颤抖。

    失去了天晶战星和数百诸神驻地的支撑,这张大网变得柔弱和虚浮。巫铁甚至能看到一层浓郁的、深邃的黑影在极远的天边蠕动。

    金色圣剑‘铿锵’一声,被巫铁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一张巨大的先天太极图在巫铁脚下出现,然后急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。

    黑白二色太极双鱼缓缓转动,四道混沌色的凶厉剑光从剑阵中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巫铁默默的积蓄着力量。

    除了三尸分身、六道分身,此刻更有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,正在遥空注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在姆大陆,在武国已经荡平的各处猎场和战场,无数的人族子民正在一名名娲族祭司的带领下,向一尊尊刚刚建成的娲皇祭坛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娲岛覆灭了。

    娲族的老主母们尽数陨落。

    但是娲族的传承,依旧在。

    因为巫铁的关系,如今娲姆得到了大半娲族主母们的认可,大半个娲族的主母们一力推选娲姆,成为了娲族最新一任大主母。

    一座座娲皇祭坛疯狂的吸收着四面八方无穷人族子民的信念之力。

    一个新的祖灵空间在虚空中缓缓开辟。

    娲姆坐镇这个崭新的祖灵空间,她的元灵在急速的扩张,疯狂的膨胀。

    无数被巫铁的武国大军救下来的人族子民,他们在娲族祭司们的帮助下,沟通了这个祖灵空间。庞大的无形空间中,充满了‘武王圣寿无疆’的疯狂呐喊声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族子民在虔诚的祈祷、祝福。

    他们用自己全部的心血、精力,祈祷巫铁一生平安,祈祷他顺风顺水,祈祷他心想事成,祈祷他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这是黎民的呼喊!

    哪怕是草芥,一片新生的小草,也能顶起一块大石板!

    黎民如草,却是天地间的根本。

    黎民的意志,有改天换地的恢弘巨力!

    娲姆和无数娲族祭司的神魂连为一体,她们统合、融合,祖灵空间中,一尊硕大无朋的,双手托着尺、规的娲皇圣像冉冉浮现。

    一缕缕紫气在虚空中氤氲震荡,娲皇圣像手中尺规轻轻一晃,无穷无尽,由无数黎民百姓汇聚而来,浩瀚犹如大海的信念之力呼啸着破空而去,源源不断的没入了巫铁体内。

    武都。

    金钟轰鸣,玉磬联奏。

    裴凤、白鹇、朱鹮,带着无数武国文武臣子,无数武国精英俊彦,无数武国的黎民百姓,跪在武都新建的娲皇神庙前,焚香膜拜。

    虚空中,巫铁的身躯膨胀到了千万里高下。

    一道道混沌洪流缠绕着他的身躯,他的每一个毛孔内,都有无穷无尽的光芒透出。

    剑阵庞大的肃杀剑意融入手中圣剑,巫铁双手举起挥剑,锁定了虚空中的一个点。

    姆大陆上,一座座数万里高下的巨大山峰开启,一座座古老、斑驳的金属棺椁艰难的从这些山峰中飞出,然后一尊尊矮也有数千丈、高有数万丈的残破躯体,艰难的从棺椁中挣扎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缓缓的抬起头,目光狂热的锁定了极其遥远的虚空中,巫铁那庞大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我们最后的一点力量……”一名双臂极长,手持长弓,半边头颅都被削掉的大汉露出了灿烂的笑容“我们最后的一点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大汉的身躯无火自燃,化为一缕缕青金色的光芒融入了虚空。

    一尊尊巨大的身躯燃烧起来,一道道精纯无比的神光融入了虚空,流进了新开辟的祖灵空间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到可怕,精纯得让巫铁头皮发麻的恢弘伟力遥空注入了巫铁身躯。

    巫铁一声呐喊,手中圣剑向前狠狠一挥。

    姆大陆的天空上,极高极高的天穹之上,突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天之裂痕。

    巨网,被撕破了!

    一道前所未有的璀璨月光,混杂着强烈无比的九彩星芒,犹如瀑布一样倒卷而下,‘轰’的一声砸在了姆大陆上。

    一道道凡人看不到的,无形无迹却又真实存在的混沌洪流,呼啸着冲进了姆大陆庞大的陆块,姆大陆剧烈的震荡起来,然后开始快速的向四周扩张。

    天,被劈开了!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