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点点的过去。

    巫铁回到了曾经的巫家石堡,在那小小的地窟中,种满了美艳绝伦的夜光兰花。

    他回到了曾经的三连城硕大的地窟世界,在这巨大的地窟中,他同样种下了无数的夜光藤萝和夜光花朵。

    他回到了和老铁居住过几年的,那条有地下暗河流过的巨大石窟。他在这里种下了密集的蕨类植物,用法术将它们催生,变得犹如原始丛林一般茁壮茂盛。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的,追溯着自己曾经的脚步。

    所有他曾经去过的地下石窟,他都用各种美丽的地下植物,将它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

    巫家的巫狱,同样被巫铁洒落的美丽植被覆盖。

    石屋,岩窟,石质的祖庙,都被细细的半透明的夜光藤萝覆盖在了下面。那些石屋且不去管它,巫家在地下世界的祖庙,被巫铁用大法力加持。

    桑田沧海也好,天崩地裂也好,巫家在地下的这些祖庙,会非常持久的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巫铁回到了花虫城,这是他曾经作为一个小小的大晋神国的军官,假冒身份来到地面世界的第一站。他在花虫城,以凡人的身份生活了小半年时间,然后兴尽而去。

    他又来到了曾经的大晋国都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令狐氏,公羊氏……

    巫铁又跑去了曾经的三国战场,在这里,他和好些将门的精英肩并肩的浴血厮杀过。

    那时候,巫铁还天真的以为,三国战场的存在,是为了国朝的利益……但是最终他才发现,这里不过是一个血腥的祭坛,仅仅是为了所谓的‘天神令’,就让数以千万计的将士陨落的屠场。

    在三国战场,巫铁施展佛门神通,在这里念诵了三天三夜的超度经文。

    其实这时候诵经是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战死在这里的将士,他们的灵魂都被抽取,凝成了神魂结晶,献祭给了诸神。死在这里的战士,就是真的死掉了,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巫铁诵经,只是求自己一个心安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这里,作为大晋神国的将领,曾经杀死过无数的大魏、大武的将士。

    那些将士,和巫铁一样,大家都是无辜的!

    只是,他们死了,巫铁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点虚伪,但是巫铁只是求一个心安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大武,大魏,巫铁将他去过的地方,都转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又去了北疆。

    在北疆,冰灵神族曾经催动被镇压的玄冥一脉大举攻伐,给那时候的武国造成了极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玄冥一脉……现在的巫族内,有不少新生的孩童,激活了玄冥血脉,天生就有了呼风唤雨、掌控玄冰的天赋神通。

    人族在复兴,在强大。

    或许再过一些年头,就连曾经在北疆参战的武国将士,都会忘记那些曾经带来巨大威胁的玄冥老怪物吧?

    毕竟,搞不好那些武国将士的孩儿们,都有激活了玄冥血脉的。见多了,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巫铁在东游西荡。

    反正他如今修为盖世,武国上下也没人担心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有裴凤和白鹇执掌国政,有老铁和夏侯无名、黄瑯这样的文武臣子辅佐朝政,庞大的武国军团镇压四方,武国军团的将士们,随着姆大陆的复苏,所有人的修为都在不断的提升。

    整个武国,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尊级大能出现,每个月都有数以万计的神明境强者出现……

    如今的武国大军中,一水儿都是神明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就连后勤做饭的火头军,都是一水儿领悟了火之大道的精锐。

    如今的武国大军,强得惊人。

    所以武国上下,异常的平稳安定。所有百姓开开心心的耕种鱼牧,开开心心的休养生息,子民的总人口数,在很稳定的持续增长。

    武国极重教育。

    无数太古人族的典籍,在魔章王的帮助下,从三连城中拷贝、印刷了出来。

    武国的每一个城池、每一个村子,甚至是田间地头、农闲之时,都有朗朗读书声响起。

    甚至由孔氏、孟氏等几个文以载道的顶级门阀牵头,武国特意调拨经费,恩赏武国的读书人——他们制定了很公平、很公开的恩赏标准,那些曾经大字不识的子民,无论孩童、青壮还是老人,只要能完成标准内的学业,都会得到国朝的一笔恩赏金钱。

    重奖读书人,重视修炼者。

    短短几年间,武国文风大盛,武风炽烈。

    而武国百姓的道德水准,也在短短几年间提升了不少。距离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还差了一点,但是相信再过数十年,武国民间,定然大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武国高层还将各种曾经保存在顶级门阀手中,普通百姓根本听都没听说过的知识,毫无保留的传播了出去。

    丹药,符箓,阵法,炼器……

    诸般修炼秘术,从低级到高级,再到顶级的修炼知识,包括各种高深的功法,各种顶级的秘术,全都由武国朝廷花费巨大的金钱物力、无数的人力心血,一一系统化的整理合集之后,无偿的向民间发布!

    深山藏蛟龙,田野隐麒麟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百姓黎民,无数天才人物隐藏其中。他们天分卓越,只是从没有让他们发挥天才的机会,他们也缺少发挥天才的知识和根基。

    武国不惜成本的向天下传播各种修炼知识,短短几年时间,已经有数以亿计的民间天骄崛起。

    武国从上而下,正在急速的、疯狂的变得强大,比以往百倍、千倍、万倍的强大!

    曾经的扶风神朝北疆重镇山风城。

    两年前,迁徙而来的大晋神国突然发难,司马无忧亲自统军夜袭,半个月内席卷扶风神朝,将扶风神朝彻底吞并。山风城,也从北疆重阵,变成了大晋神国中部的商业枢纽。

    因为司马无忧如今的身份——他可是白鹇、朱鹮的亲爷爷!

    扶风神朝几乎是毫无反抗的,就被大晋神国一口吞了下去,而且扶风神朝的百姓,对此毫无抗拒心理,反而是欢天喜地的迎接大晋神国的大军进城!

    大晋神国吞了扶风神朝,裴凤干脆下令,将原本无上魔国的领地,也都交给了司马无忧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块大陆彻底一统,变成了司马无忧大晋神国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这老爷子……啧……”巫铁坐在山风城如今最好的酒楼太白居中,和小方几个老熟人有滋有味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“哎,可惜了扶风神朝,就这么没了。”小方喝了一口酒,突然笑了起来:“不过,也好,大树底下好乘凉,我们每天可以吃饱喝足,开心快活过日子了……不用担心,哪天就有大军杀来了!”

    放下酒杯,小方朝着东边指了指:“看武国送来的邸报,说是……那边很不消停!”

    巫铁微笑着点头,轻声道: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随他们去吧。人啊,就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一日不过三餐,却要将那百万担的粮仓彻底填满。

    一身衣服不过数尺布匹,却要在仓库内存上百万匹的绫罗绸缎。

    夜间也就是一丈床榻就足以容身,但是每个人都恨不得有数万里的林苑宫殿。

    人的贪婪,总是无穷尽的。

    有约束的时候,还好,没有约束的时候,人心中的欲-望,足以摧毁掉一切。

    娲岛没了,羲谷陨了,人族的两大精神领袖,和实际上的实力最强大的统领势力消亡大半。更重要的是,诸神陨落,天幕被撕开,外敌荡然无存,内部一切都蒸蒸日上、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人族百姓的高层,突然有一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慌乱感!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在那?

    我要干什么?

    哇,头顶压着的两座大山不见了,我原来是如此的兵强马壮……嗯,再翻翻族谱,原来,我们是人皇后裔,我们是人族正统,我们有责任引领人族踏上巅峰!

    啧,如果有天外邪魔威胁,人族还不能内乱……这点觉悟,人族百姓的高层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但是,但是,但是!

    天外邪魔不是被全歼了么?

    没有外部压力了啊!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族百姓的高层啊,总不能每天吃饱喝足了晒太阳、养膘肉吧?

    男子汉大丈夫,生当立不世功勋,养万年流芳!

    巫铁在外乱逛的那几年,起初人族百姓,只是下面的小部落,小部族,大家相互之间,曾经因为猎场、牧场起过纠纷的,相互之间开始试探、摩擦。

    今天你的公马,欺负了俺家的母马。

    明天你家的公羊,勾搭了俺家的母羊。

    后天你家的公狗,咬伤了俺家的母狗。

    哎呀呀,是可忍不可忍,你家的小崽子,居然在牧场上、草丛中,把俺家的小姑娘给祸害了!

    两个人口过万的小部落,于是乎‘叮叮当当’的就大打出手!

    原本在天幕被破开之前,人族的万人左右的小部落,头领大概也就是胎藏境的修为,数千族人斗殴,那场面也大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但是天幕破开后,人族的修为水平飙升,成年人基本上都有了神明境的实力。

    数千族人斗殴,那就是数千神明境在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正的自己修炼上去的神明境,下手多少有点轻重。而这些在短短几个月、一年多时间内突破的,依靠天地外部条件突破的神明境,他们懂个鬼的下手有轻重。

    数千神明境一通暴打,一时间方圆数万例山川河岳尽成灰飞。

    两个小部落除了参战的战士死伤大半,他们在后方观战的族人,他们的妻儿老小,更是直接在对轰的法力波动下化为缕缕青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,而是数千次、数万次……

    人族百姓,大小数千个氏族分支,每个氏族分支下面有强大的、弱小的部族数以万计,每个部族分出去的分支部落犹如天上繁星,不可计数。

    小部落的摩擦,迅速引发了中等部落的摩擦,然后就是大部落的摩擦。

    大部落打得头破血流,立刻告状告到了自家所属的部族族长面前,部族族长们出面,相互指责谩骂,好些人脾气一上来就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部族族长、长老们有了死伤,于是事情立刻闹到了各个氏族的支脉家主和长老们面前。

    各个氏族的支脉纷纷兴奋的出动了,数以万计的族长、长老往来乱奔,四处聚会,合纵连横,酒宴谩骂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扶风氏和有陶氏的两个分支氏族,突然为了一件莫名的谋杀案摆开了兵马。

    双方各自动用了二十几个下辖大部族的兵力,各自出动了超过千万的精锐士卒……在短短半个月内,双方损失超过百万,一片方圆上亿里,原本水土丰美的好牧场,硬生生变成了一个大天坑。

    扶风氏、有陶氏的大族长暴起,两人单约赴会,商议处理办法。

    结果两位大族长在单独见面时,两人拔剑相向,分别重伤而回。

    扶风氏,有古巫族的血脉。

    有陶氏,有古人皇的血统。

    两个氏族都是姻亲遍天下,血脉兄弟满人族的大氏族。

    摩擦更盛,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就在巫铁慢悠悠的走进山风城,准备找小方几个人喝酒的那一天,在人族一号命场上,有熊部和九黎部突然翻脸,因为曾经的老祖宗的某些不知道真假的仇怨,爆发了全面冲突。

    尊级大能在天穹之上互轰。

    神明境高手在高空中厮杀。

    一条条战舰浮空,炮火将天空都染成了通红。

    无数战兽嘶吼着,战禽尖啸着,疯狂的撕扯在一起。

    无数神通法术,无数咒术秘法,犹如暴风骤雨一样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那些战舰,那些战具,那些战兽和战禽,还有那些偷偷摸摸藏在手中无数年的神通秘法,咒术巫术,原本都是各大氏族为了迎战天外邪魔而做的准备。

    战战兢兢的准备了无数年,这些手段没有用在天外邪魔身上,而是砸在了自己的血肉兄弟身上。

    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失去了娲岛的制约,失去了羲谷的镇压,人族百姓突然觉得——老子抖起来了,老子蹿起来了,老子终于不用做孙子,可以当家作主了!

    战火肆虐,在人族百姓中迅速的弥漫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们求个啥呢?”小方醉醺醺的问巫铁:“他们那些大人物,一个个高高在上,什么都有了……他们还求个啥呢?”

    “那张,位子喽!”巫铁耸耸肩膀,筷子如闪电一样落下,抢下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猪头肉,惬意的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他在山风城,一住就是十年。